您现在的位置:2021结果开奖 > 教学资源 > 二中题库 > 正文内容

“风一吹,村里都是烧垃圾的味道”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21-04-26 浏览次数:

   在广西兴业县卖酒镇一处垃圾转运堆放点,消防人员在处理燃着的垃圾(3月4日摄)。 新华社记者雷嘉兴摄垃圾露天堆积、就地焚烧,远远便能闻到刺鼻的恶臭;有的垃圾未经处理直接填埋,造成“二次污染”……“新华视点”记者近日在广西、广东采访了解到,部分农村地区垃圾处理难,乱象频现,严重影响了当地老百姓的日常生活。 乱象频现,农村垃圾处理“解题难”滚滚浓烟冒出,呛鼻的恶臭四溢。

   旁边的小山坡上,垃圾堆到了半山腰,并冒着烟,虫蝇四处飞舞。 这是记者3月上旬在位于广西兴业县卖酒镇通流村的卖酒镇垃圾处理中心看到的场景。 “风一吹,村里都是烧垃圾的味道,而且持续的时间很长。 ”当地村民反映。 该处理中心一位工作人员介绍,冒烟的地方原是用于填埋垃圾焚烧产生的灰烬,但由于垃圾太多,处理中心难以完全消解,垃圾车便将有些垃圾直接倒在填埋点。

   “我们再将燃烧炉灰烬倒到里边,就容易点燃垃圾。 ”被问及这些垃圾如何处理,该工作人员回答:“和灰烬一起填埋。

   ”近期,广东潮州市潮安区一些农村地区村道边垃圾成堆,还时不时进行焚烧的现象被曝光,引起了相关主管部门重视。 目前被曝光的垃圾堆已被清理,但一处电线杆下,烧焦的塑料、烧断的竹竿等垃圾依然能够看到。 记者随后在潮安区的一些村庄走访看到,仍有一些地方存在零星焚烧少量生活垃圾的现象:三胜村附近环乡路旁一堆生活垃圾还在冒着烟;蔡陇村一块菜地旁边,“禁止露天焚烧保护生态环境违者后果自负”的蓝底白字警示牌十分醒目,但旁边就是一大块被烧成了黑炭状的草席。 在广西一些山村,乡村垃圾的处理同样令周边群众头疼。 广西靖西市大莫村内屯紧挨一座郁郁葱葱的山,内屯村民平时将垃圾倒入山洞中焚烧。 临近洞口,臭味扑鼻而来。

   村民陆金天说,大家将垃圾倒到此处已有一两年时间,“没地方扔,只能放这里,因为洞很深,垃圾倒下去集中后再烧掉”。

   大莫村驻村第一书记王翔说,如今村民的生活越来越好,产生的生活垃圾也越来越多,“我们在基础设施上越来越完善,但环境卫生和排污问题还有很大短板”。

   在广西部分地区,修建小型焚烧炉曾是处理农村垃圾的方式之一。 而今,许多交通方便的村屯已经实现了垃圾集中清运,但部分偏远的村屯,仍在使用小型焚烧炉。

   业内人士介绍,这类自建的焚烧炉炉内温度并不高,垃圾难以充分燃烧,且设计简单,烟气未经处理便直接排放。

   潮州深能环保有限公司总经理宋晨说,垃圾未能完全燃烧会产生很多有害物质,“酸性气体、粉尘和二噁英等没有经过有效处置就直接排放,会对大气环境造成污染”。

   堵点待疏,三大痛点“围”乡村目前不少地方农村人口呈现越来越集中居住趋势。

   由于经济发展和快递、物流越来越方便,农村人口消费的工业产品越来越多,由此也产生了越来越多的塑料包装等难以自然降解的垃圾。

   如何处理这些垃圾仍是难题。

   ——垃圾产生量日益增长,现有的农村垃圾处理设施消纳能力跟不上。

   兴业县副县长梁业荣说,由于该县人口多,垃圾日产生量大。

   “我们镇的垃圾日产生量17吨至20吨,但逢传统节假日这个数字就会翻一番,甚至更多。

   ”卖酒镇镇长陈方恒说,目前镇垃圾处理中心的日消纳能力为18吨左右。 业内人士认为,近些年兴建的小型、片区垃圾处理中心等技术含量不高,环保性能偏弱,处理能力难以满足日益增长的需求。 ——垃圾分类没做好,垃圾收集转运精细化程度还有待提升。

   记者走访发现,很多农村地区居民还没有养成垃圾分类的意识,生活垃圾、农业垃圾、建筑垃圾、废旧家具衣服等各种垃圾混杂在一起,给垃圾收集转运和分类处理工作造成了极大不便。

   潮州市潮安区浮洋镇党委书记程雪雄说,现在转运到焚烧厂的垃圾是先压缩后才能运去烧掉,旧家具等大件物品就有可能被扔弃到村里的空地上就地焚烧。

   “县里许多小垃圾处理厂的工作人员年龄偏大,部分工作人员操作机器的熟练度不高,同时垃圾量大而且繁杂,难以分类,容易造成设备损坏。 ”兴业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局长吴广说。 ——垃圾处理成本高,设施维修运营费用压力大。

   垃圾处理在基础设施建设、集中运输、垃圾处理费等方面都需要投入大量资金。 受访基层干部表示,这些经费主要来自地方财政,但由于地方财政承受能力有限,垃圾处理设施建设和运营经费往往存在一定缺口。

   “宜州16个乡镇一年的运营补贴一共只有800万元左右,这还包含了保洁、运输等设备的购买和维护,经费较为吃紧。 ”广西河池市宜州区市政服务中心主任杨云松说,偏远地区的垃圾转运费用高昂,仍有部分偏远的村庄未能实现转运。

   广西扶绥县副县长蓝天说,扶绥县每年仅在终端的垃圾处理上便投入近2000万元,经费仍显不足,这还不包含转运、环卫装备等运维费用。 多端发力,构建农村垃圾处理体系受访基层干部与专家认为,解决农村垃圾处理难题,要从前端加强分类和收集,从中端合理布局转运,从后端加强处理能力,同时需加大农村垃圾处理的资金保障力度,当前条件较差的地区可因地制宜建立综合性的农村生活垃圾处理方式。 与其他地方建设专门的垃圾处理厂不同,扶绥县与县里的一家水泥厂合作,开发了一条无害化垃圾处理生产线,厂内垃圾焚烧的热量,可以循环利用到水泥生产中。 蓝天介绍,扶绥县采取PPP模式,将乡村垃圾的收集与清运统一打包给企业,有效解决资金和人工问题。 一方面,企业能通过处理垃圾获得收益,另一方面,也减少了部分政府投入。 吴广认为,应大力培养村民垃圾分类意识,同时,推进垃圾分类回收桶、垃圾转运车标准化,以提高垃圾处理效率。

   梁业荣、杨云松等人认为,在开展乡村振兴工作时,应将农村垃圾处理放到更为重要的位置,设置专项经费加大资金投入。 “超前规划建设垃圾处理设施,或是节约经费的最佳方式。 ”杨云松说,现阶段应集中资金建设处理能力强、环保效果好的无害化垃圾处理设施,减少分散建设消纳能力相对薄弱的小型处理中心。 (记者:雷嘉兴、农冠斌、詹奕嘉、毛鑫)新华社南宁4月22日电责任编辑:李辉。

(责任编辑:admin)
【字体: